您好,请 登录注册
当前位置:主页 > 服饰文化 > 古代服饰 > 第 1 章 默认章节
第2节 夏代服饰
  原始社会的服饰令我们不禁赞叹祖先创建古代文明的勤劳与智慧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中国历史上出现了第一个王朝——夏代。在这一时期,服饰有了很大的变化和发展。在夏代服饰展区,我们可以一睹夏代服饰的风采。
据考古学家发现,在晋南襄汾陶寺遗址中有一批属于夏代纪年的文物。他们总共发现了1000多座墓葬,大部分是小型墓,大、中型墓只占总数的13%。根据考古专家验证:小型墓葬基本上没有什么随葬品,而大、中型墓室的随葬品多种多样。
其中一个中型墓的墓主衣服众多,并且奢华夺目。墓主上身穿白,下身穿灰,脚穿橙黄色的鞋。那些衣服都是用平纹织物制成的。他的身下铺着厚约1厘米的网状类编织物,织物外撒满了朱砂。骨架上也摆着麻类纺织物,这块织物反复折叠,达12层之多,几乎和棺口盖板一样高,棺盖上还盖有一层麻类编织物。由此可见,墓主生前的身份是极为显赫的。夏代镶嵌绿松石的兽面纹牌饰这些大、中型墓墓主的饰品也都非常高级,有玉臂环、玉琮、玉瑷、玉梳、石梳等,还有经过精工制作、镶嵌有绿松石和蚌片的饰物等。其中有一座墓葬的墓主颈部戴着的项链最为引人注目,他的项链有好多圈,是用1164枚细工制成的骨环编制而成的。
如果把这些大、中墓室和那些毫无随葬品的小墓室比较的话,我们可以肯定,当时的统治阶级和权贵们的服装饰品无论是质地、做工,还是形制组合,都是一般族人或奴隶望尘莫及的。由此可知,夏代的等级分化特别明显,至少在服饰上表现了品类两分的现象。
这件兽面纹牌饰是夏代的文物,于1984年秋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。通高16.5厘米,宽11厘米,为盾牌形,面微突起。它是先铸好牌形框架,然后有数百枚方、圆或不规则的绿松石黏嵌成突目兽面。这件牌饰是目前发现最早也是最精美的镶嵌铜器,表明夏代服饰品类已经有了明显的等级之分,只有高级贵族才有资格佩戴这种珍贵的饰品。
什么叫服饰品类?
所谓服饰品类,大体包括服装及其饰品材料来源的难易、质地的贵贱、制作的精粗、形制的新旧、种类的多寡、组合的繁简、品第的高低,以及穿戴佩挂者身份地位的尊卑和所服的意义。其实,这种服饰品类的两分现象,在夏代立国之前就已经存在,只不过在夏代更加明显,更进一步深化,等级之分更加明显。
哪里出土的文物最能表现夏代服饰品类两分现象?
夏代服饰品类的等次之分,在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的考古发掘中有很好的体现。1980年发现的一座4号墓,就是在被盗掘后,还有200余件绿松石管和绿松石片的饰品出土,可见墓主的身份当为高级贵族。1981年,在4号高级权贵墓中发现,墓主颈部佩戴两件精工磨制的绿松石管串饰,胸前有一件镶嵌绿松石片的精致铜兽面牌饰,背面粘附着麻布纹,可能原先是衣服上的华饰,应该是显赫身份的象征。考古工作者通过出土的文物可以判断出墓主人的身份等级。他们发现中级贵族的服饰和高级贵族相比,虽然没有兽面铜牌饰的饰品,一般还是比较注重胸部的装饰的。但一般贵族的装饰品与高级、中级等贵族的相比就大为逊色了。1981年发现的一座漆棺小墓中,墓主有一件用于束发的骨笄随葬。至于大量的平民墓,则难得有饰品出现。
到1987年为止,偃师二里头遗址总共发掘了56座墓葬,其中绝大多数无饰品,当属平民墓。而少数有饰品随葬的墓,出土的饰品分别为镶嵌绿松石片的兽面铜牌饰、绿松石串成的项链、绿松石与陶珠相间的项链、陶珠项链以及贝壳串饰。通过这些随葬品可以看出,贵族成员的身份地位确有不同,服饰品类也有分别。
大开眼界
夏代人们已经开始用丝绸、麻布做衣服面料,并用朱砂染色,这一点在对新石器遗址的考古过程中都有例证,如:山西夏县阴村新石器晚期遗址中曾发现过一个被人工割切过的蚕茧;在另一新石器遗址中发现一块染成朱红色的麻布。但是,有关夏代服装款式目前还没有找到相关物证。